在金融海嘯後,歐洲本身經濟因為各國牽連而難以擁有驚人表現,即使事過境遷,又陸續傳出希臘債務、烏克蘭內戰、英國脫歐等繁雜的議題,外加中東與非洲難民問題,及連續兩次的恐怖攻擊後,歐洲深陷泥淖,無法自拔。

    這些問題看似獨立個案,卻又各自牽連。希臘債務源自於歐洲經濟崩盤後的悲慘結果,歐洲經濟表現也拖類周圍非歐元區如英國,導致英國今年致力於脫歐議題;烏克蘭內戰則來自於西歐與俄羅斯自冷戰以來對立的延續,甚至俄羅斯乘虛而入佔領克里米亞半島,名義上仍是烏克蘭領土,實質上卻換俄羅斯治理;除了俄羅斯想加深在歐洲的影響力,同時也不斷把觸角伸往中東地區,敘利亞的內戰看似政府軍與反抗軍的對抗,實質上卻是買國與俄羅斯兩大勢力在背後角逐,卻也意外成為ISIS發展的溫床,造成敘利亞大量難民移往歐洲,特別是德國;ISIS利用社權媒體的力量,在全球廣納聖戰士,甚至不乏歐美白人加入,在敘利亞及伊拉克製造不少戰亂,甚至將戰場延伸到歐洲:巴黎與布魯塞爾。

12003230_902686323183883_5244933002792141264_n.jpg(來源:法國在台協會)

 

    不少人認為,伊斯蘭教專門製造激進分子,他們會性侵婦女、迫害婦女,也因此大量敘利亞的伊斯蘭難民來到歐洲,不只是歐洲各國的資源分配問題,更引許多人起對於穆斯林的恐懼與反感。但我認為,這樣的事情追溯到源頭,就是上個世紀歐美的強權殖民所造成的問題,導致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徒的對立不斷升溫。我們在兩次恐怖攻擊裡面,應該想想歐洲與穆斯林之間的問題以及ISIS恐怖攻擊的產生,是過去美俄兩強不負責任的結果。然而,這個議題裡,沒有人對於美國反感,也沒有人覺得俄羅斯不對,太多人只用最簡單的理解能力,認為解釋穆斯林是恐怖份子,這樣不甚公平。身為台灣人,我們應該站在海島民族所擁有的宏觀角度,客觀評論這些事件,而不是一味地被媒體牽著鼻子走。穆斯林就跟我們台灣人一樣,會自己的宗教、儀式、與自己心中的信仰力量,我們應該學會包容不同種族、不同宗教信仰、不同思想。

Photo 21-04-2013 13 20 42.jpg巴黎的美將屹立不搖!

 

    然而,最近常聽到有人說:『穆斯林就是激進分子、穆斯林會性侵或強暴婦女、會殘殺老弱婦孺,所以歐洲瀰漫了這麼多穆斯林,又有恐怖攻擊,千萬不要去。』聽了真的很難過,原來,很多人的思考能力僅限於媒體說的話,卻沒有自己的想法。國共對峙使得台海曾經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之一,但我們還活著,我們也清楚知道這一切的前因後果,而我們從來也不覺得自己活在危險之中;很多東南亞的朋友來台灣工作,卻被很多人認為是來製造亂源,但真正製造社會紛亂的還是台灣人自己;在歐洲旅遊時,很多人指認為吉普賽人或穆斯林不能靠近,卻沒有人認為真正偷拐搶騙的正是歐洲白人;911事件後,紐約依然是世界上最多人旅遊的城市之一,卻沒有人覺得美國在中東製造的紛擾正是造成這個事件的主要原因。同理可證,巴黎與布魯塞爾絕對不是無緣無故隨機攻擊,也不代表這兩個城市不能造訪。

12052651_10153523224214639_1258583412875857182_o.jpg(來源:巴黎官方Facebook)

    巴黎的艾菲爾鐵塔不會因為一場恐怖攻擊而支解,布魯塞爾的尿尿小童依然努力的在放水供人們瞻仰。我們要在歷史教訓裡,學會兼容並蓄、和平共存。這個世界,禁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紛亂。身為一個世界公民,你有這個胸襟嗎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波麗士 的頭像
波麗士

Pensées 念念法國

波麗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